币圈大历史记闻:从2013到2018

主人公:

李笑来,中国比特币早期投资人,币圈意见领袖。

吴忌寒,86年生,北大研究生毕业,拥有心理学和经济学双学位,比特大陆创始人。

沈波,分布式资本合伙人,分布式资本是中国最大的专业投资区块链领域的基金。沈波原先是在比特股的创始团队,同时在对冲基金,投行和证券领域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。

宝二爷,原名郭宏才,著名币圈意见领袖和天使投资人。

何一,人称“币圈一姐”,币安联合创始人,具有令人惊叹的履历。她曾是人气很高的旅游卫视主持人,后加入国内三大交易所之一的OKCoin。她用联合创始人的身份,将OKCoin的市场份额拉升至国内60%。在短暂的离开之后,一姐在2017年8月强势加入币安。

暴走恭亲王。区块链铅笔创始人,多年IT和金融的从业背景,翻译和撰写过大量相关资料,著有《数字货币》一书。

杜均,金色财经创始人,金色财经是集行业新闻、资讯、行情、数据、百科、社区等一站式区块链产业服务平台。

大空翼,深圳著名区块链投资者,千倍项目专业户。身价数亿。

小黑哥,区块链评论专家,小黑哥评论过的币,涨幅都很惊人。

故事梗概:

李笑来、老猫、宝二爷早期参与者变为投资者;李林、杜均、徐明星、赵长鹏,以交易所为中心;

故事正文:

2013年,比特币发布了0.8版本,这是比特币历史上最重要的版本,它完善了比特币节点本身的内部管理、优化了网络通讯。在此之后,比特币才真正支持全网的大规模交易,美国政府在听证会上首次承认其合法地位,比特币的信仰与理念也从核心圈辐射出来。币价由十几美元暴涨到11月最高点的一千多美元,翻了百倍。对投机敏感的国人批量涌入,2013年年中到年底,人民币参与的比特币交易量大增,6个月内的人民币交易占比,由此前总交易量的10%飙升到50%以上。

除了垄断当时的场外交易,李笑来、宝二爷、老猫、赵东、赵国峰、易理华、吴刚、暴走恭亲王等人这几位把精力都聚焦在了挖矿上,投了2亿人民币在“烤猫”的矿机生意上,结果却是血本无归。同年吴忌寒创立了比特大陆,生产矿机,次年月净利润达到2亿元人民币,至今,比特大陆自身直接掌握65%左右比特币全网算力,比特资方包括红杉、创新工场等。

李林、杜均、胡东海、袁大伟,他们创立了火币网,融资的钱一半用来屯币,投资人都认为疯狂,但是11月戴志康和真格投了火币的天使,次年3月红杉投了Pre-A轮。

原豆丁网的徐明星,他在投资人麦刚帮助下,拿到了蒋涛、蔡文胜、Pre-Angel创始人王利杰、雷锋网创始人林军等的天使融资,创办了OKcoin,又在几个月后完成了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,资方包括策源创投、曼图资本、创业工场等。

火币网是平台向用户放贷,且融资融币的总量是有限的;OKCoin的融资融币形式是P2P的,利率市场化,到13年底、14年初,火币的交易额不足今天的百分之五,OKcoin的月收入也就20万元人民币,宣称盈亏平衡。徐明星在媒体采访时还沾沾自喜地透露:“手上持有价值将近500万人民币的比特币,足够在北京市区买套房了。”

2014年V神南下,找到后来的分布式资本创始人沈波,拿到了投资。2014年7月,ETH开始了42天分为三个阶段的ICO,最初14天,1个BTC可以换得2000个ETH,一个ETH,也就是1美元多一个。42天结束,共募集了总量三万余个BTC,震惊业界。此后一年,ICO项目小规模爆发了一波。直到16年5月,以1.5亿美元成为史上最高金额众筹案例的TheDAO(这本身还不是个区块链项目)被黑客攻克,丢失了360万枚以太币。

火币的几位创始人李林、杜均、包括谭晨辉(后来的币世界创始人)已经“不务正业”地跑去其他市场寻觅韭菜了。16年,他们成立了财猫网络,为散户提供A股、美股、港股、黄金、外汇、期货的投资交易和经纪人服务。这家公司在新三板挂牌后,一路亏损,至今业务名存实亡。2017年上半年的营收只有73.16万元,归属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984.17万元。直到火币成为疾风中心的17年年底,李林才辞去了这家他持有38.27%股份公司的董事长职务。

ERC20标准在2015年11月份推出,到2017年4月,ERC20标准被转移到了GitHub的请求中。 ???求证后续ICO发生时间?感觉是17年

只要完成了首次公开募集,上线交易就被爆拉。抢到份额,即是胜利,很多ICO十分钟就被一抢而空,老猫控盘的公信宝,是最早让国内个人投资者认识到 ICO惊人创富效应的项目。老猫在BCA俱乐部中展开私募,设计了250个私募份额,每个人限投2个比特币,他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:“当时群里有600多人,我推荐完公信宝之后,10分钟内200个人投了,第二天上午剩下50个份额也满了。”当时的私募价格算下来是0.4元,之后公信股在云币网上线,价格最高涨到30元以上,最高值投资回报率超过30倍。ICO代开发就好了,一条龙服务,还送淘宝白皮书修改服务。

上述这段ICO的魔幻现实时期终结于2017年9月4日。李笑来在他以为的高点抛了大量BTC,却没能再买回,资本亏了窟窿,基金的一年周期被生生拉到两年。

渴望信息透明化的时候,媒体也成了兵家必争之地。一是实力早有,但没有过分高调疯狂的火币和OKCoin;二是半年跻身福布斯第三的赵长鹏与他的币安。

火币旗下有火币Labs孵化器,挖掘ICO之前的项目火币发布了基于ERC20的火币积分HT Token,积分服务于Hadax投票上币机制,每投一票需要支付0.1HT。火币网的交易量造假大概在 60% 左右。建立了一个交易二级站,叫做 HADAX。用 HT 来投,前十名者可上市。这个投票是不退回的,你想让哪个虚拟币上市,你就要使劲花钱从火币手里买 HT 投票,投完票 HT 又回到火币手里了。不过,因为这样的投票机制,本来200万美元的“潜规则上币费”被直接“市场化”,首次冠军EGCC投票的总费用合剂4700多万人民币,已是天价。超级节点的规则是:保证账户内有100万HT。1.超级投票节点提名的项目优先进入HADAX项目初审;2.超级投票节点可以对初审项目进行投票和点评,投票不需要支付HT; 获得100%超级投票节点支持的项目将直接进入Huobi Pro过会审核流程。目前,比特大陆、真格基金、连接资本、创世资本、丹华资本、德鼎创新基金等15家投资机构都已成为超级节点——分外明显的资源输送与利益绑定。

16年底杜均成立金色财经,17年谭晨辉成立币世界主攻快讯,在媒体阵地上形成联动。袁大伟和火币股东孙泽宇,则创立库神冷钱包,满足大户刚需。???场外交易钱包

币圈域名有多重要——叫BAT的币首日大涨800%,一个域名价值百万甚至千万人民币,火币内部还有域名专员这样听上去有点荒谬的岗位;再比如火币近期投资了一家名为WXY的区块链世界“奥美”,为项目提供咨询+营销服务。

2017年下半年,金色财经乘势而起,时至近期,据36氪接触的项目方称,单个项目的系列文章打包价格已经飚升至5个BTC。

OKCoin CTO出身的赵长鹏使币安在技术和用户体验上受到认可,搭档“币圈一姐”何一的运营功力则不容小觑。有通过公开数据分析得出结论称,目前全球交易量第一的OKex交易所存在交易量造假的行为,且93%的交易额为虚假交易。

陈伟星、蔡文胜、王峰,还有徐小平、吴世春、王华东、邱浩等VC合伙人,朱怀阳、孙泽宇、传说中三年不抛赚29亿元的传奇大空翼等币圈大牛,量子链创始人帅初、财猫网络董事长张寿松,同道大叔蔡跃栋等等。三点钟媒体群成立,聊天记录源源不断供给过来,媒体的工作从来没这么轻松过。

3月7日凌晨的全盘大跌之后。当夜,币安出现无法提现的情况,主流数字货币全盘大跌,除了VIA被拉爆,与24H内最低点相比涨幅超过11000%。从昨日12点到今日10点,数字货币总市值再次破新低,从3760亿美金降到3160亿美金,一日内总市值缩水了600亿美金。

目前ICO被禁止,靠着代投控制着很多很多微信讨论组和 QQ 群,有什么项目就丢进群里,群里的人可以委托代投统一认筹。虚拟币发行价一个 1 块,代投可能是 6 毛到手的,再 9 毛卖给散户。

个人总结:

以媒体质量来讲,币世界》每日币读》币趋势,有趣的是18年币圈熄火了,但好像链圈越来越火了???求证原因。

本文是全系列中第3 / 8篇:区块链技术

打赏作者
提交看法

抢沙发

还没有评论,你可以来抢沙发